黑龙江省委巡视组亚布力管委会有政企不分、不

  • 文章
  • 时间:2018-12-27 09:37
  • 人已阅读

心中那盏灯面前的阿谁人影虽然衰弱,衰老,却给人以极为暖和的毫光,成为我心中那盏不灭的长明灯天空被浸满了墨汁的棉絮普通的乌云挤得满满当当,阴霾的狂风卷起路上渺小的沙尘,从我耳边咆哮而过,一根根笔挺的雨丝如铁丝普通从天空中直直的坠落,有情地鞭打着这暗中的大地,大地将一阵阵嗟叹化为浓浓的水汽,笼罩了整个都会……我望着窗外那逐步变大的雨点,心乱如麻,因没带雨具而急的想热锅上的蚂蚁,时间一分一秒地从前,眼看同窗们一个接一个地离开,我也按耐不住心中的着急,纵身跃上自行车,朝着密集的雨帘中冲去。雨水打湿了我的衣服,头发,我自始自终地向家的方向冲去,像一个英勇就义的义士,突然,一个人影出如今我的视野中,近了,那居然是我的爷爷!偌大的雨点不住地向下跌,而爷爷居然没穿雨衣!他的眼睛眯着,脸上红红的,他衰弱的身材在风雨中更显薄弱,我鼻子一酸,眼眶就潮湿了,“您怎样不穿雨衣就来了”我责怪道“这不着急吗,来来先把雨衣穿上……”边说边将那件带着爷爷暖和体温的雨衣送给我,脸上的皱纹笑成一朵斑斓的菊花。我再也按捺不住眼眶中的泪水,如断线的珍珠般落下来,亏得,雨大,夜也不发现,不然只能徒添他的担忧。亲情不“身似门前双柳树,枝枝叶叶不分离”的长相厮守,却也有“夕阳无语为之动”的感人肺胸;不“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的地久天长,却也有“海枯石烂有时尽,血肉相连无绝期”的亘古稳定,凝结的时空收不住心中澎湃的激动,那一抹灯光,等于值得用性命去捍卫的。面前的爷爷虽然衰老,却给我暖和的毫光,是我心中,那盏不灭的,长明灯。点亮心中那盏灯两张朴实浑厚的脸,两双工致的手,一家粗陋窄小的店面,再加上炉火纯青的武艺和两颗热忱朴实的心,便组成了这家普通的烧饼店。在阿谁凌晨,小店点亮了我心中的那盏灯……(中国散文网中国网Http://Www.sanwen.Com/)不知是哪一个凌晨?走在这条冷冷清清热闹非凡的冷巷里,耳边盘桓着一阵阵凌晨与朝阳的交际,市民们的说说笑笑,鼻边停息着一股烧饼的香味,却又那样亲切熟习,顺着人群,随着香味便走到了那家店前,两张带着芳华余光的面庞,一筐使人垂涎欲滴的烧饼,一群百吃不腻,接踵而来的回头客,卑劣的大字,纯朴的方言带着泥土的芬芳,这一切,在冷巷深处幽然传出,久久不克不及被忘怀。不知是哪股清风?吹醒了睡眼惺忪的我,我起床出门径直走向小店。姨妈在数钱,叔叔在收视反听的做饼,看着叔叔做的那样得心应手,赞叹着叔叔高明的做饼武艺,我又好像进入了黑甜乡。一团面,擀生长方形,一抬手便不知怎的抹了油,划过几条美好的弧线,不带半点滞滞泥泥,那面饼上便抹了一层不薄不厚的油,哪束依恋不愿拜别的阳光把它照射的金黄金黄?微微叠起来,再擀了擀,与其它店不同的是,他用擀面杖微微拍打面饼,让油渗透,能够愈加酥脆。从饼的一边慢慢卷起,好像一条长管子,再把长管子盘起,把饼一摔,直入云霄,又直落盘中,一张烧饼赫然出如今面前,洒了许多自家调制的调料,便进了烤炉,冗长的的等待好像过了几个世纪,世界极静,能闻声阳光落地的声音。那烧饼的香味,即使不风也能传出老远。终于出炉了,我急忙递上钱,咬了一大口,酥脆中带着柔韧,咸味中带着甜美,这类朴实的滋味萦绕在唇边,安慰着味蕾,堪称一绝。这时收钱的姨妈叫住了我,“小朋友,三个烧饼两块四,你多给了六毛。”说着,她拿出几枚磨得铮亮的,带着体温的硬币递给我。刹那间,手中的烧饼好像又多了些甚么滋味。不知哪阵话语,零碎的传入我耳中,是一对花甲白叟的对话:“这条街上,这么多卖烧饼的,就数这对小夫妻的最佳!”“是啊,用的好面、好油,却只卖8毛钱!”再看看那做饼的叔叔和数钱的姨妈,他们衣着朴实的衣服,清癯的身子,脸上却挂着愁容 效用,可能幸运的生活和顾客的满意即是他们最大的欢愉。凌晨,熙攘的马路上,有盏灯照亮了我的气量气度……